X

為何要真普選

香港的建制派常說:「普選沒有世界標準」。筆者嘗試分析這句說話。

 

打開世界地圖,並參考聯合國的網上的資料,發覺世界上有百多個國家,九成以上都有「共和國」的稱號,更誇張的,會自稱為「人民民主共和國」。

 

既然稱為「共和國」,當然都有一套選舉制度。每個國家的制度都稍有不同。世界上有百多個國家,就有百多套選舉制度。 誰有權力說自己的一套「最合乎標準」? 因此,「沒有標準」是合理的說法。

 

但,在混亂之中,總會找到一條分界線,那就是「移民流向」。

 

不難發覺,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五的國家的權貴,都會有不同的渠道,或明或暗,把他們的財富和子女轉移到那少數的百分之五的國家。這個流向,最足以說明那個國家的制度的好壞。 畢竟,這是每個國家的權貴(內幕消息人士)「用腳投票」所得的結果。

 

從地圖上可以看到,那少數(百分之五)受歡迎的國家,可以說是都屬於「西方文明」的陣營,又可以稱為「第一世界文明」。其中一個熱門的投資移民對像,卻是沒有「共和國」的稱號,那就是「大不列顛聯合王國– The United Kingdom」。因此,香港政制改革,應該參考那百分之五,而不是那另外的百分之九十五。

 

香港素以「紐倫港– New York – London – Hong Kong」自豪。香港雖然不是一個國家,只是一個城市,卻能納入「第一世界」之列。這不只是關乎財富,亦包括一個公平開明的政治和法律制度,亦包含強烈的西方人文價值觀。從國際層面看,香港比較東京更受歡迎。

 

可惜,現今香港提出的政制改革,外表看非常合理的「一人一票」,但內裡卻是極盡扭曲的邏輯(Logic),特別是侯選入的提名程序。這種「外表漂亮,內裡扭曲」的制度,正是其餘那百份之九十五的「第三世界」的國家常用的手法。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這種扭曲手法,將會把香港從「第一世界」拖落到「第三世界」。如果香港未來又出現一次「移民潮」,那就是一個香港衰落的象徵。

 

香港年輕的一代深刻的感受到這未來的危險,因此熱烈的站出來抗爭。

 

以同樣的狡辯邏輯,建制人仕常引用那百份之九十五的案例來說明 「民主無用論」。 筆者在本文特別指岀,那百份之九十五的案例都是扭曲的民主,因此是無用的。 至於那百份之五的真民主的案例,卻足以說明 「真普選」 確有實效。 不信? 看看建制人仕的子女如何「用腳投票」就明白了。

 

「愛國」 的口號可以喊得激昂動聽,「用腳投票」卻是最深層次的理性選擇。 舉例來說,香港最近出現了一位自詡為 「現代岳飛」 的愛國大律師,卻被發現持有澳大利亞國籍。 這愛國大律師並曾在公開場合罵人 「fucking Chinese」 因而名譟一時。 當然,「澳洲岳飛」 可以辯護說,他「精忠報國」 的對象是澳洲,而 「岳飛」 這品牌並沒有專利註冊,因此,標榜自己為 「澳洲牌岳飛」 並不犯法。 香港人傍觀這場 「馬戲」,覺得各路小丑盡力博出位博上位以圖班主賞識,可以理解。 但表演如果太誇張太下賤,就會 「噓聲四起」 了。

 

香港人要的是第一世界的公平與理性,而不是第三世界的暴君與弄臣。 香港人要真普選。

 

Leave a Reply

Your Name *
Your Email *
Website
Message

聯絡我們

透過以下表格直接聯絡

保持聯繫

如欲投稿或有任何查詢,請填妥資料以讓我們盡快與閣下聯繫。

Name: 網站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