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硬任務」與「軟說理」

中共兩會傳來訊息,中央視迫使香港立法會通過 人大831決議為「硬任務」,對於2017年在香港按照831決議實現普選的方針「不動如山、靜觀其變」。另一方面,兩會期間,本港27位泛民議員再次集 體表態,否決831決議。這些發展,說明中央和特區之間一場「硬碰硬」的較勁將無可避免。

中共既然視迫使立法會通過831決議為「硬任務」,則為保障能夠完成任務,它將使出種種招數:對手上有票的議員則採取利誘的、威嚇的、分化的、 抹黑的;對普羅大眾,則會主打輿論戰,例如:宣傳“有票好過無”、鼓動民粹主義(防止外國敵對勢力爭奪香港政權、危害國家安全)、以及造就下台階給有所動 搖的立法會議員等等。對此,泛民議員和支持真普選的市民應該有所警惕。

在「硬碰硬」的對決中,香港市民的頭腦還是清晰的。在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第五輪民調結果,高達47%的市民認為立法會應該否決831框 架下的普選方案,支持的只有40%。這項調查從去年831決定通過時就開始做,到現在已經是第五次,每次民意都非常明確應該否決831決議。

短期看,中共似乎正在營造一種大多數市民接受“袋住先”的民意,藉以倒逼泛民議員,使他們在必要時有合理的下台階。這個危險性一直存在。

就以上述民調為例,當加入兩個“有條件支持”的假設性理由時,贊成“袋住先”的民意就會上升:如果加入“政府公開承諾2017年後繼續改革特首 選舉方案”以及“提委會取消公司票和董事票,全部轉為個人票”,則支持“袋住先”的比例就分別高達58%及44%。這種情況,就使當局有運作的空間。

例如,當局可以通過統戰手段誘服泛民。在上周新聞行政人員年會上,有人與梁振英同台高歌《友誼之光》後,由他主政的報紙,對上述民調的報導就是 大字標題:“58%肯袋住先”(其他的內容雖有出現,但都只是副題,而且字體小得多)。如果出自親建制的報紙,筆者一點都不奇怪,但出自一張在“佔中”運 動中奮勇直前的報紙,則不禁令筆者不寒而慄:它提供了一個典型的示範--“軚”是可以這麼輕鬆容易就“轉”的。

在「硬任務」的壓力下,我們見到香港有很多知識份子都絞盡腦汁,試圖找出各種各樣的方法去遷就一個連自己都覺得有問題的831決議。令人惋惜的 是:他們的聰明才智不是用來據理力爭建立一個合理的選舉制度,而是用來幫助中共扭曲我們對事物的認知。他們不是利用自己能與中共溝通的條件,去幫助北京認 識它的決議錯在什麼地方,反而是力勸港人逆來順受,接受一個違諾違憲的安排。

長期看,中共將出盡全力加強對香港年輕人的“洗腦”工程,這從眾高官的言論可以看出:

1 張榮順的再啟蒙論;
2 陳佐洱的惡果毒豆論、補腦論;教育局長要隨時接受中央政府監督論;
3 建立青年軍,準備發展到二萬會員;

這些都是舊聞,兩會期間再傳來新的精神:

4 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中共第十八屆中央委員秦宜智表明,佔中事件後,香港青少年的工作應該「進一步抓緊」、「要進一步明確特區政府的主體責任」。他透露教育部跟特區政府正在進一步協商,在港推動國情教育以及教授中史。

5 大陸各部門今年也會加強組織香港青年到大陸交流、實習,認識國情,提議青年應到延安、西部等地方交流。人數將從現在每年兩千多日激增至每年兩萬多人。

6 人大代表、特區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接受《鳳凰網》的訪問,更令人大開眼界,原來她正在構思一套把香港老師和學生送到大陸接受“洗腦”的計畫。鑒於這個建議的荒謬性實屬罕見,值得大家看清楚居然“香港人”中竟有這些建議。筆者把該文的連結附上:http://news.ifeng.com/a/20150312/43324984_0.shtml

面對中共強大的“硬”攻勢,弱小的香港靠的是“軟”說理。我們有多個反對831決議的理由,筆者在過去幾篇都已經陳述甚詳,這裏不贅。但針對很多人仍然相信不“袋住先”可能有損失,筆者願意再揭其偽:

其一,所謂2017“袋住先”,可以待將來再進一步優化。

對不起,中共從來沒有作過2017年可以優化的承諾。在今年兩會上,李飛被問到這個問題時,明確中央對2017年之後的特首選舉不作任何承諾。所以,以為現在“袋住先”以待將來優化的人,不是自己糊塗,就是有意幫中共欺騙港人。

更何況,中共對香港人白紙黑字的承諾(指《基本法》)都可以違反,對隆重地拿到聯合國登記的《中英聯合聲明》這麼莊嚴的承諾都可以突然地、單方面的宣布“失效”,那麼我們還憑什麼相信“還沒有作出的承諾”?

其二,現在特首不“袋住先”,2020年立法會選舉就不可能實現普選。

對不起,別拿2020立法會“普選”來忽悠我。30年來中央和香港對“普選”兩個字從來沒有什麼歧義,但到了真的要設計2017年“普選”方案 時,卻可以製造出這麼多障礙(愛國愛港的政治門檻加落三閘的組織門檻)來,這是我們香港意想不到的。有此經驗教訓,您還能相信2020年的立法會“普選” 能夠按照我們所理解的“真普選”標準來進行嗎?君不見早在去年,港澳辦副主任馮巍就說:“立法會功能組別也是直選”嗎?換言之,根據北京的定義,保留功能 組別跟普選的定義並不矛盾。馮巍這番話已經明確無誤地表明,2020年立法會“普選”時仍然會保留功能組別。所以,如果說現在不“袋住先”,2020年立 法會選舉就不可能實現普選,這又是純粹自欺欺人的說辭。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

Leave a Reply

Your Name *
Your Email *
Website
Message

聯絡我們

透過以下表格直接聯絡

保持聯繫

如欲投稿或有任何查詢,請填妥資料以讓我們盡快與閣下聯繫。

Name: 網站管理員